[退出]

衡水生活信息网_帐号登录

× 没有帐号?
衡水生活信息网>学说 > 正文

让大诗人陆游念念不忘的酒 到底是什么酒?

2017-12-16 10:42:37 来源:衡水生活信息网

资料图

翻看周密《武林旧事》与西湖老人《繁胜录》,两书均收录有南宋时期的多款驰名黄酒。

《武林旧事》记载的南宋“诸色酒名”有:

“蔷薇露、流香(并御库);宣赐碧香、思堂春(三省激赏库);凤泉(殿司);玉练槌(祠祭);有美堂、中和堂、雪醅、真珠泉、皇都春(出卖);常酒(出卖);和酒(出卖并京酝);皇华堂(浙西仓);爰咨堂(浙江仓);琼花露(扬州);六客堂(湖州);齐云清露、双瑞(并苏州);爱山堂、得江(并东总);留都春、静治堂(并江阃);十洲春、玉醅(并海阃);海岳春(西总);筹思堂(江东漕);清若空(秀州);蓬莱春(越州);第一江山(北府兵厨);锦波春、浮玉春(并镇江);秦淮春、银光(并建康);清心堂丰和春、蒙泉(并温州);萧洒泉(严州);金斗泉(常州);思政堂、龟峰(并衢州);错认水(婺州);溪春(兰溪);庆远堂(秀邸);清白堂(杨府);蓝桥风月(吴府);紫金泉(杨郡王府);庆华堂(杨驸马府);元勋堂(张府);眉寿堂、万象皆春(并荣邸);济美堂、胜茶(并谢府)。点检所酒息,日课以数十万计,而诸司邸第及诸州供送之酒不与焉。盖人物浩繁,饮之者众故也。”

《繁胜录》记载的杭州“酒名”有:

“玉练槌、思春堂、皇都春、中和堂、珍珠泉、有美堂、雪腴、太常、和酒、夹和、步司小槽、宣赐碧香、内库流香、殿司凤泉、供给酒、琼花露、蓬莱春、黄华堂、六客堂、江山第一、兰陵、龙游、藩葑府第酒:庆远堂、清白堂、蓝桥风月。”

单是这些酒名,就让人垂涎欲滴、食指大动了。不过这里我们只来细说其中的两款美酒——南宋临安御酒库出品的“蔷薇露”与“流香”这两款出自御库酿酒师之手的御酒,无疑代表了南宋最顶级的美酒。

资料图

宋人笔下的“蔷薇露”,通常有两个意思,一是指香水,当时有一款从大食国进口的香水,就叫“蔷薇露”,又称“蔷薇水”,香味非常浓郁:“异域蔷薇花气馨烈非常,故大食国蔷薇水虽贮琉璃缶中,蜡密封其外,然香犹透彻闻数十步,洒着人衣袂,经十数日不歇也。”

“蔷薇露”的另一个意思,就是指南宋御库出品的一款美酒。酒以“蔷薇露”命名,可能是因为这款酒的酒色如蔷薇花,呈赤色;也可能是因为此酒有着浓烈的酒香。

据陆游《老学庵笔记》,“禁中供御酒名蔷薇露,赐大臣酒谓之流香酒。”可知“蔷薇露”酒是御库特供皇室饮用的御酒,偶尔才会赏赐给个别大臣,因此能喝到的人极少。

高宗朝翰林学士兼侍读周麟之是饮过“蔷薇露”酒的少数大臣之一,喝下“蔷薇露”酒之后,周麟之特别写了一首《双投酒》诗纪念:“君不见白玉壶中琼液白,避暑一杯冰雪敌。只分名冠万钱厨,此法妙绝天下无。又不见九重春色蔷薇露,君王自酌觞金母。味涵椒桂光耀泉,御方弗许人间传。向来我作金门客,不假酿花并渍核。日日公堂给上尊,时时帝所分余沥。”

从诗中透露出来的信息看,周麟之喝“蔷薇露”的时间应该是夏天,因此酒中可能加了冰块。一位研究黄酒的朋友告诉我,夏天喝黄酒,可在酒杯中投入几颗冰镇过、剥了皮的葡萄,味道非常好。我从前只知道冬日喝黄酒要烫热,却不知夏天喝黄酒可加冰,而宋人早就这么饮酒了:“冰壶避暑压琼艘,火高敌寒挥玉斗。”

后来周麟之出使金国,喝到金国的名酒“金澜酒”,又想起了“蔷薇露”:“南使来时北风冽,冰山峨峨千里雪。休嗟虏酒不醉人,别有班觞下层阙。或言此酒名金澜,金数欲尽天意阑。醉魂未醒盏未覆,会看骨肉争相残。一双宝榼云龙翥,明日辞朝倒壶去。旨留余沥酹亡胡,帝乡自有蔷薇露。”

南宋着名学者楼钥也曾获宋孝宗御赐“蔷薇露”酒。他写有一首《三月七日上赐牡丹并蔷薇露劝酒》诗相纪念:“几见牡丹东海涯,暮年敢谓到京华。休论千品洛中谱,惊看百枝天上花。况有八珍来禁苑,更加双榼赐流霞。阖门饱暖聊同醉,稽首将何报宅家。”

相比之“蔷薇露”酒,饮过“流香”酒的宋人更多一些,因为“流香”酒是皇室赏赐大臣的专用御酒。楼钥不但喝过“蔷薇露”,还喝过“流香”,他有诗曰:“酒号流香盛宝榼,烛然新火散青烟。儿孙不识君恩重,但觅东宫赐剧钱。”

资料图

当过宰相、侍讲的南宋诗人周必大也喝过“流香”酒,因为他曾自述:淳熙年间,“某以待制侍讲经筵,赐流香酒四斗”。周必大还写过一首讲述他在东宫喝“流香”酒的诗歌:“流香传御酒,七宝簇宫茶。”

当过礼部尚书兼侍读的张大经也喝过“流香”酒:“尝侍燕闲,赐坐从容,上问:日饮几何?……及归院,即宣赐流香、果实。”

南宋末大学者林希逸也曾经获赐“流香”酒,晚年他回忆说:“襆被当年去省房,村沽空忆御流香。花城不靳分新酿,应笑三升恋帝乡。”

我们熟悉的南宋大诗人陆游家中,也珍藏着一点“流香”酒,显然也是来自皇家的御赐。陆游有一首《乍晴出游》说:“八十山翁病不支,出门也赋喜晴诗。小楼酒旆阑街处,深巷人家晒练时。本借微风欹帽影,却乘新暖弄鞭丝。归来幸有流香在,剩伴儿童一笑嬉。”诗中附小注:“流香,所赐酒名”。

入元之后,原来深藏于御酒库的“蔷薇露”与“流香”酒,可能流入了民间,寻常百姓也有机会品尝到。因为元初有一位宋遗民,在他的《西湖春日壮游即事》诗中写道:“进余薇露与流香,散落人间任品尝。处处旗亭招客醉,大书水是赶春场。”但之后,诗人的作品中便不见了“蔷薇露”与“流香”的记载。

宋朝的“蔷薇露”与“流香”究竟是何模样,我们今日已经看不到了,惟有透过宋人的诗歌,想象当年的酒色与酒香。我曾在网上看到杭州有一位收藏家,偶然得到一枚南宋时的酒瓶泥封,泥封上恰好铭有“流香”二字,想来这应该就是南宋御库美酒“流香”的历史证物了。

资料图

只是不知道这枚泥封曾经封盖的那瓶“流香”酒,陶醉了哪一位南宋风流人物,是陆游,还是楼钥?

我有一位杭州的朋友“宋舍”主人,受南宋御库“蔷薇露”与“流香”的启发,决心打造出两款可与宋朝御酒媲美的黄酒,采用绍兴黄酒原浆,由非遗传人手工古法酿造,首款黄酒叫“宋舍•璞喜”,第二款黄酒就叫“宋舍•流香”。作为一名深爱大宋文明、经常讲述宋朝黄酒文化的人,我对此自然是十分期待。让陆游念念不忘的“流香”美酒,今天我们也可以品尝到了。

资料图

原标题:让陆游念念不忘的酒,到底是什么酒

来源:我们都爱宋朝(微信号wugoudasong)

文章标签:到底 诗人

网友评论
请登录后进行评论| 热度:

请文明发言,还可以输入140

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,请等候审核

小提示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,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

微信 QQ空间 微博    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衡水生活信息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